當前位置: 首頁 >> 正文

      擔當:青春不只有詩和遠方 還有家國和邊關

      2019年04月14日  點擊:[]

      幾乎每個男生兒時都有一個軍旅夢,我也不例外。

      2007年夏天,我參加完高考,又通過政審、面試、體檢、心理測試等一系列考察程序,如愿收到了軍校錄取通知書。在那個懵懂的年紀,軍人需要擔當什么,我只有從影視劇中得來的模糊印象。此后至今,12年的軍旅生活,4000多個日日夜夜里,走過天南海北的一座座軍營,我的答案才逐漸清晰起來。

      20108月,一場突如其來的特大泥石流襲擊了甘肅舟曲縣城,一夜之間,近千戶人家的房屋被毀、親人罹難。當時,正值大三暑假,我看著時時更新的災情,一個強烈的念頭在心底萌發:我要去災區。和家人商定后,我打起背包出發了。在災區,我和其他志愿者一起,每天做些協助衛生防疫、登記統計信息資料、搬運救助物資等瑣碎而具體的事情,看著身上穿的迷彩服,不時就有鄉親拉著我的手說:“感謝親人解放軍……”

        在月圓村的一個受災安置點,兩名戰士負責近百名鄉親的一日三餐。其中一個只有19歲,皮膚曬得黝黑。他說:“我是一個炊事員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們,我只能努力做好飯,讓他們吃好,有勁兒重建家園?!庇捎诘缆纷钄?,他們每天凌晨四點多就要起床,從十幾公里外的宿營地背著當日的食材走來,一天只休息四個小時??粗鴳鹩褌儚脑绲酵砻β档纳碛?,一種強烈的自豪和責任感充盈在我的內心。

        軍校畢業后,我先是去了作戰部隊,后來到機關工作。一次次的崗位變換,一次次的任務磨礪,讓我讀懂了那個19歲炊事兵平淡話語的力量:軍人的擔當,就是站好你的每一班崗。

        康西瓦烈士陵園,矗立在喀喇昆侖高原海拔4280米的地方,陵園里長眠著100多名烈士。而在海拔5120米的地方,有全軍海拔最高的機務站——紅山河機務站。

        有一年,我跟隨央視攝制組來到紅山河機務站采訪。令央視記者分外好奇的是,無論屋里屋外,張定燕總戴著一頂軍帽。在室內拍攝時,記者想請他摘下帽子,張定燕不好意思地說:“頭發快掉光了,不太好看?!庇捎诟咴毖?,不到30歲的張定燕幾乎謝了頂,因為擔心父母見了傷心,他甚至從不主動提探親休假的事兒。

        后來,在一次訪談中,有一位大學生問他:“條件那么苦,你后悔嗎?”張定燕平靜地回答:“我們每次上山都要經過康西瓦烈士陵園,那里安葬著100多位烈士。我不止一次看過他們的墓碑——大多十八九歲——為了保衛祖國,他們已經在雪域高原長眠了幾十年。問我后悔不后悔,在那里就能找到答案?!?/span>

        我問自己擔當是什么?一個個戰友的面容閃現在我眼前。在帕米爾高原的紅旗拉甫邊防連門前,我看到這樣一句話:把心安在高原,把根扎在邊關。放眼祖國更加遼遠的邊疆,在海拔5380米的神仙灣、海拔5418米的河尾灘,最低氣溫達-60℃的伊木河,大雪封山7個月的詹娘舍……2.2萬余公里的陸地邊防線上,每一處都留下了中國軍人的腳印。

        當我乘著思緒的航船,瞻仰風雷激蕩的時代,眼前浮現出一代代青年官兵的畫面。他們拋頭顱揮灑熱血,上高原戍守邊關,下深海走向世界,青春的畫卷上印刻下他們擔當的身影。

        人的青春只有一次,有的歲月靜好,有的負重前行,有的放飛自我,有的心系家國,而軍人的青春,寫滿了家國和邊關,盛滿了使命和擔當。

      浪萬鵬(青年軍人)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      上一條:一百年前這一天 下一條:大學生該如何讀書

      關閉

      蓝洞棋牌官网